最先从“三陪女”业界发现并培养女干部的官员

从“床上”走到“主席台”路有多远?  从“床上”走到“主席台”,让人有些不可思议,可现实生活中就有这样卓越天才的演绎,“床上培养”已经被一些人开辟为一条新的“用人渠道”。而且,从这个渠道成长的干部可以“三无”:无文凭、无资历、无能力。

article image

湖北省荆门市市委原书记焦俊贤,他的情妇陈丽原是“三陪女”。为了“培养”她,焦书记指令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,为这位“干部苗子”,伪造了假档案:正式党员、正科级干部、大学本科学历……三人一起,把她抬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、广播电视、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宝座!陈丽从无业到局长,大致经过了三年多时间,这个“进步”算不上惊人,但说她“成长”非常快应该是符合事实的,宣传部长、组织部长在县级党的委员会中都是常委,三个常委亲自操刀,那成长会不快吗  安徽省宣城市市委原常委、副市长赵增军,担任绩溪县县长时与一20岁女子发生暧昧关系。他得意地对女子说:“小乖乖,我要把你从床上培养到主席台上。”县长真是“言必信,行必果”。他的小情人不久就当上了乡党委副书记,后又当上了乡党委书记,接着便担任了县妇联主任。此女“福气”不小,凭着漂亮的脸蛋和婀娜的身材,果然“从床上”被扶到了“主席台上”。当赵增军升任宣城市副市长之后,小情人马上被调到了市人大当官。一般干部到副处级前后不到五年时间。  安徽阜阳只有初中文化的尚军,凭着自身优势,做公安局负责人的情妇,做地委书记的情妇,做副省长的情妇,做省委副书记的情妇,而她的官位也随之一步一步高升:由民警而升任派出所副所长,又升任县法院副院长、院长,升任地区中级法院院长,副市长,政法委书记,2005年又升任(安徽)省卫生厅副厅长。这前后用了不到十年时间,有记者做过调查:尚军从副科级到副厅级仅仅六年。  “从床上”到“主席台上”其捷径相当于坐直升飞机。很多人“任劳任怨”一辈子,有文凭,有能力,有魄力,至多是个“螃蟹”干部,一生总在原地踏步。有的人“不为半斗米折腰”追求一个清白;有的人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,追求一个“大丈夫”;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,“砍头不要紧,只要主义真”,追求一个坦荡;一生只能与“级别”失之交臂。  正直的人不是不明白:在“床上”就是在“船上”,只要“青春永驻”,就会“进步”不止。只要你能经受住像汪洋一样的唾沫,像万件齐发般的戳脊梁骨,像王八乌龟那样不要脸。不要脸则无敌,无敌还有什么事情办不到?从“床上”走到“主席台”路有多远?  从“床上”走到“主席台”,让人有些不可思议,可现实生活中就有这样卓越天才的演绎,“床上培养”已经被一些人开辟为一条新的“用人渠道”。而且,从这个渠道成长的干部可以“三无”:无文凭、无资历、无能力。  湖北省荆门市市委原书记焦俊贤,他的情妇陈丽原是“三陪女”。为了“培养”她,焦书记指令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,为这位“干部苗子”,伪造了假档案:正式党员、正科级干部、大学本科学历……三人一起,把她抬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、广播电视、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宝座!陈丽从无业到局长,大致经过了三年多时间,这个“进步”算不上惊人,但说她“成长”非常快应该是符合事实的,宣传部长、组织部长在县级党的委员会中都是常委,三个常委亲自操刀,那成长会不快吗  安徽省宣城市市委原常委、副市长赵增军,担任绩溪县县长时与一20岁女子发生暧昧关系。他得意地对女子说:“小乖乖,我要把你从床上培养到主席台上。”县长真是“言必信,行必果”。他的小情人不久就当上了乡党委副书记,后又当上了乡党委书记,接着便担任了县妇联主任。此女“福气”不小,凭着漂亮的脸蛋和婀娜的身材,果然“从床上”被扶到了“主席台上”。当赵增军升任宣城市副市长之后,小情人马上被调到了市人大当官。一般干部到副处级前后不到五年时间。  安徽阜阳只有初中文化的尚军,凭着自身优势,做公安局负责人的情妇,做地委书记的情妇,做副省长的情妇,做省委副书记的情妇,而她的官位也随之一步一步高升:由民警而升任派出所副所长,又升任县法院副院长、院长,升任地区中级法院院长,副市长,政法委书记,2005年又升任(安徽)省卫生厅副厅长。这前后用了不到十年时间,有记者做过调查:尚军从副科级到副厅级仅仅六年。  “从床上”到“主席台上”其捷径相当于坐直升飞机。很多人“任劳任怨”一辈子,有文凭,有能力,有魄力,至多是个“螃蟹”干部,一生总在原地踏步。有的人“不为半斗米折腰”追求一个清白;有的人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,追求一个“大丈夫”;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,“砍头不要紧,只要主义真”,追求一个坦荡;一生只能与“级别”失之交臂。  正直的人不是不明白:在“床上”就是在“船上”,只要“青春永驻”,就会“进步”不止。只要你能经受住像汪洋一样的唾沫,像万件齐发般的戳脊梁骨,像王八乌龟那样不要脸。不要脸则无敌,无敌还有什么事情办不到?